欢迎访问重庆新闻渝州网

主页 > 南川 > 正文

红色薪火代代相传

渝州网 2021-04-23 南川 网络

红色薪火代代相传

  韦奚成的日记被珍藏在奚成图书馆的陈列室。记者 陈蕗颖 摄

  编者按: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。百年征程波澜壮阔,百年初心历久弥坚。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,南川这片热土展现了壮丽辉煌的奋进历程,凸现了一往无前的奋斗精神,谱写了蓄势崛起的精彩篇章。今日起,南川区融媒体中心联合区党史和方志研究室推出《金佛山火种——寻访南川党史》全媒体系列报道,通过讲述新中国成立前和新中国成立初期各阶段最具标志性的事件、探访最具代表性的遗址遗迹或物品、采访最接近史料的人物、还原红色历史生动细节,展现党在我区的光辉历程和伟大业绩。

  ■ 记者 陈蕗颖

  在合溪镇文安社区和广福村的交界处,有一奇特沟壑名为勒夹沟,由两座峭壁分别对峙形成峡谷,内合外张,探头一线天,低头百丈悬,两侧崖壁半腰处天生险洞,就连当地人也很少有人能到达洞口。在土地革命时期,这里曾经发生过一段铲除土豪恶霸的革命故事。

  4月19日,记者来到勒夹沟时,早已不见当年的战斗痕迹,可是在附近村民的口中依然流传着“智取勒夹沟”的故事。

  “左边崖壁上第二个洞里就有一个寨子,听长辈说曾经有土豪恶霸躲在里面过。”64岁的李全权家离勒夹沟只有30米远,从小就听父辈讲“智取勒夹沟”的故事,年轻时还曾爬上悬崖想看看当年的激战地,最终迫于险峻的山势才放弃。

  当年为何要“智取勒夹沟”?“智取勒夹沟”背后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故事?连日来,记者踏勘了部分历史遗迹,揭开了一段峥嵘岁月的光辉记忆。

  时间回溯到1928年,共产党员韦奚成受党组织派遣回到家乡合溪场,根据党组织的决定,打通上层关系,出任了元合乡团总,以元合乡为中心开展武装斗争。

  元合乡位于南川县城东南边陲,扼守黔北走廊咽喉,不但军事上易守难攻,而且离县城最远,是国民党政府鞭长莫及的大山区。

  当时的元合乡包括合溪场和元村场,合溪场由原团总冯炳宣管理,元村场由副团总韦元璋把持,二人称霸一方,作恶多端。尽管韦奚成控制住了合溪场政权,手上还有堂弟韦光炜率领的30多人的东路联防队,但冯炳宣在被革职后仍然掌握着合溪团练分局的枪支拒不移交,并且依靠当时的清乡督察长张茂春在巴南、綦江、南川、涪陵四地的势力,扼杀进步力量。

  经中共南川县委和合溪支部研究,认为只有武装铲除二霸,才能实现党对元合乡政权的绝对控制,最终经中共南川县委和川东特委同意,决定武装铲除冯炳宣、韦元璋二人。

  1929年2月10日,正值农历正月初一,韦元璋的团丁放假过年,防范空虚,韦奚成派韦光炜率领东路联防队队员30多人,在当地农协会员的掩护下,埋伏于韦元璋家附近竹林里。次日拂晓,乡丁开门外出,被早已埋伏好的联防队员刺死,其余队员立即持枪冲入室内,击毙韦元璋和民团教练长刘德宽,缴获长、短枪20余支。首战告捷,干净利落,顺利控制了元村场。

  看着韦奚成上任后通过的一系列改革弊政、实施利民政策的议案,冯炳宣早就心生警惕,韦元璋死后,更是犹如惊弓之鸟,暗地里派儿子冯仲吉率贴身保镖,护运家小和团练枪支进入“一卒把守半山涧,万夫穷尽难登攀”的勒夹沟寨洞中隐蔽起来,自己却逃匿于张茂春处。

  勒夹沟原本在通往洞口的崖壁上有用錾子凿洞设置的48级木阶,又在最后一阶上搭建木台放置了木梯,即可进入寨洞,但是冯仲吉藏身洞中后,毁掉了木梯,又在洞口筑起了挡墙,只余下五寸见方的观察口和射击口,乘高居险将寨洞打造成了易守难攻的“堡垒”。

  凭借父亲冯炳宣的势力,冯仲吉横行乡里、欺男霸女多年,民愤颇深,且根本不信韦奚成等人能杀他,甚至放出话来:“我躲在这里,谁能来杀我?任何人都来不了。”

  由于勒夹沟地势十分险要,想要强攻必然损失惨重,攻破勒夹沟只能靠智取。

  3月11日午夜时分,由东路联防队队长、中共党员和农协会骨干组成的尖刀班,身藏短枪、匕首悄悄埋伏于勒夹沟寨洞附近的松林中。农协会骨干韦国成性格刚烈,正义感强,又是冯炳宣的同宗近亲,主动提出利用亲戚关系去取得冯仲吉的信任。

  “仲吉大哥,仲吉大哥。”

  “是谁!”

  “是我,韦国成。”

  “你来做什么?”

  “我有重要的事情报告。”

TAG: 南川日报南川网南川新闻

公众号:yx256.com
热门标签